果+【Fruitful】

 

品牌名稱 果+【Fruitful】
品牌介紹 2010年,李果樺開始用廢棄的舊木料製作家具,為要從制式工業材料中跳脫出來。藉新設計來喚起台灣檜木的老靈魂。受風格派與杜象現成物雕塑的影響,作品中可以看到原有舊漆及框料形狀的保留,李果樺想做一件有故事的家具,隱喻舊時光的歷史片段,讓家具自己幽幽訴說著生命的故事。
設計師 李果樺
相關連結 http://fruitful88.blogspot.tw

作品組

最好的表面塗裝是「時間」。
回顧學生時代,統一的軍訓制服,男生和尚頭、女生西瓜皮。書包成了表現想法和創意的出口,「做舊」是最受歡迎的方式,將書包邊緣的車缝線剪開脫線,再抽出鬃毛般的鬚鬚毛邊。若買了一條新的牛仔褲,一定會先在家用力的刷白刷舊後才會穿出去,有同學甚至用美工刀劃破幾刀,想方設法就是要「舊」。
現在因為成衣商都很貼心把牛仔褲都刷白處理了,現在走進賣場放眼望去都是新的舊牛仔褲。日本更發展出一種「鬼洗」的牛仔褲,以純手工刷出大量製造時無法達到的特殊紋理,例如像曠野中細長的閃電紋,或是多層次雲紋等,鬼斧神工技藝,只有「鬼」才做的出來的境界。 近年來興起一種「養牛」文化,就是親自花兩年以上時間常穿著,將原色牛仔褲漸漸「養」出符合自己生活習慣的紋路,他們認為:「生活,才是牛仔褲最好的設計師」。從頭自己穿起,每條紋路都保留下自己每天生活痕跡,欣賞一條養出來的牛仔褲紋路,就能知道對方的生活習慣,甚至猜出工作背景。
知名日本服裝設計師山本耀司曾說:「要完成一件有舊衣質感的衣服要等十年 , 我想開始設計『時間 』, 例如設計舊衣、舊物、舊家具..... 包含所有『時間』的舊物件。 」
「時間」是上帝的魔法。 某個世代平庸的日常之物,僅因歲月的流逝,就能產生變化,成為一種奇妙的美感存在著。我將台灣老屋宇上拆下來的窗戶門扇留下來,留住表面舊漆,留住時間,原是平庸俗艷的顏色,層層疊疊的油漆,因著時間的淘洗後煥發出豐富的色澤,當我凝視那每一寸剝落脫損的舊漆時,就像在看一幅別出新裁的抽象畫,但我沒有看到鬼,只看到上帝留下的指紋。

 

沙發

氣味會佔據空間。在這作品中,除了視覺與觸覺的設計元素外,還包含嗅覺元素。
一張全檜木拼成的座椅放在空間,除了家具的舒適性外,還有迷人氣味。
檜木飄散著會舒緩情緒的氣味,當投入在檜木沙發溫暖的擁抱時。氣味會將你帶入另一個時空氛圍。
「氣味的回憶有一個好處,就是在你進入另一個時空感覺時,能夠在停止嗅聞的那一刻就終止,因此不會有副作用。」普普藝術大師安迪‧沃荷說 :「這是一種乾淨俐落的懷舊方式。」

 

時鐘

一見「鐘」情
該用甚麼來量時間呢?是沙漏、是一盞茶、是一炷香。有時我們會用看見「舊」來量時間。
一張泛黃的相片,或是油漆的斑駁剝脫,這都是時間所留下的軌跡。
檜木上斑剝舊漆被保留下來,色彩因時間而幻化,隱身在鐘面之後,銘記光陰刻度。

 

桌燈

用光來繪畫,用光來雕塑空間;空間有了表情,生活有了溫度。在家中應追求一種放鬆的感覺,用輕柔溫暖的照明來營造溫馨的亮區。與其說是設計光,不如說是設計暗,當微光纖細地在牆壁上竭力攀爬時,在上面所留下幽玄韻味,勝過任何裝飾,美不勝收 。
自工業革命以來,人們不停追求光亮,早已將幽暗之美拋諸腦後。近來人們已對燈飾失去戒心,習慣被花枝招展的燈飾,五顏六色團團地包圍住。對照明過剩的問題,好像絲毫沒有任何感覺似的,對層次豐富安靜的光線已慢慢失去了感覺。
對今日科技發展的可貴之處,我感激不盡。然而現今的室內照明,應付讀書、寫字、看電視早已綽綽有餘了,沒必要去清除每個角落的陰影,使整個屋子被貧乏的光照得死白,沒有層次變化。有些東西只能在暗的地方才能看得見。我們需要幽暗的環境來清晰地思考,在幽微的燈光下享受親密的時光。

邊桌

喚回時間,錯置空間。截取感情記憶的碎片,賦予物件生命。
不知你看出來了嗎?那四隻腳是打哪來?其實,它原是傳統公寓的樓梯木頭欄杆,其中特別粗壯的起頭柱,我看到它被丟棄在廢料堆中,就將它拾回。重新整理,剖成四支,然後上下顛倒與桌面結合。有沒有一種「似曾相識」的感覺呢。

云陽創意國際發展股份有限公司
VKING CREATIV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., Ltd.

105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75號4樓之1, No.75, Sec.3, Bade Rd., Taipei City, Taiwan 105
TEL  +886-2-2579-6758
FAX  +886-2-2579-8877
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