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小說-深不可測字啡屋1火-第03篇

<第二個字>

心裡以為小杰應該很快就來找我,從她那天迫切想找答案的表情看來;不過,我錯了,她竟一直沒有再出現。大部份的客人都是這樣,如果得到了想要的答案,滿意了,就會等到下次再遇到問題時,才會再來。或者,要到的不是想要的答案,心裡不高興,暗暗的想:不準!然後就不會再來了。小杰也許是後者吧!雖然她的故事只聽了一部份,不過既然不出現,我也就不在意了。

又是一個下雨的日子。台北的秋天,漸漸變得多雨,暗示著冬天的腳步將近。晚上八點多,就只剩一桌客人了。生意清淡,常會懷疑這店還能開多久?就快到月底結帳的時候了,希望不會連阿猛的薪水都付不出來,雖然阿猛是合夥人,不過他是技術投資,為了生活,我還是堅持要付他一點薪水,不過要看營業狀況就是。

阿猛忙完了廚房裡的事,跑到大門外抽煙去了,這會兒走了進來,笑著說:「蛤仔!有人來找妳!」他身後跟著小杰。
我笑著跟小杰招呼:「妳一個人來啊?」
她也笑著回我:「是啊!我這陣子好忙,都在加班,今天總算不用加班了,就趕快過來找妳。」
「現在才下班啊?可憐喔!廣告人!那還沒吃飯囉?要不要吃點什麼?阿猛做的義大利麵超猛,吃義大利麵好嗎?」我完全瞭解廣告人加起班來,三餐不繼的可憐。
「我幫妳弄個烏魚麵好了,怕不怕滿口大黑牙?」阿猛接腔。
「什麼都好,我好幾天沒有好好吃一餐了,現在能坐下來舒舒服服吃一餐,已經是半個天堂了!」她自動的走到上次坐過、靠窗的桌前坐下。
阿猛進廚房,我端著水到她桌邊:
「要先喝杯咖啡嗎?還是等一下餐後喝?」
「蛤仔!妳不要忙啦!坐下來跟我聊天!」
「那……要不然,趁麵還沒來,我先幫妳測個字,等一下妳就專心吃麵好了。」我在她對面坐下。
「也好!妳們都幾點打烊?」她問。
「不一定!要是沒什麼客人,九點多就閃了,如果狀況好,十一、二點也有過。」
「好!那我們先測字,吃完飯,我再跟妳說我的故事。」她微笑,好像是來還債似的。
「妳還記得啊!妳不提,我可是不會問的,畢竟這是妳的dark side。」我說。
Dark side?妳是說我……?」
「月亮有一面向陽,就有一面是陰暗的、看不到的。我們人也是這樣啊,有一面是向著人,大家都看得到的,另一面就是看不到的、隱私的。我不是說妳醜惡的一面喔,我說的是妳那不想讓人看到的一面。所以除非妳願意說,不然我是不會去挖的。」我解釋。
「我喜歡跟妳說話,妳讓我覺得很舒服,很自在。其實我很少跟人談我的dark side,可是我是需要跟人說一說的,不然可能會悶出病來。」
OK!那妳就當是跟我進行心理治療好了!妳賺到了!心理醫生論鐘點計費的,我不但不收妳錢,還請妳喝咖啡耶!」她笑,雀斑跳躍。

然後,她在我藍色的測字紙上寫下了一個“多”字。她把紙轉了個向,正面向我推到我面前。
我看著那個字,還是漂亮的那筆字。兩個重疊的“夕”字,上面的小一點,下面的長一點。
「問題是什麼?」我沒抬頭看她,眼睛還盯著那個字。
「他會不會離婚?」
我這才抬起頭,望進她的眼裡。她一臉的肯定,滿腹信心的樣子。從這個問題,我幾乎可以想像出她的故事了。

我再度低頭看字,拿起筆在測字紙上畫著:
「不會!我是這樣看的,妳看妳這個字,是兩個夕字重疊,向晚夕陽,美則美矣,可是不長久。“夕”字若加一劃,就成了“歹”,哪怕只是多用點力,就成了個不好的局面。如果加個人,就成了奢侈的“侈”,離婚這事要靠人為,但對妳而言,只能是個奢念,他不會去做,就算妳找人幫忙,這事也不會成。再來,說得難聽點,妳算是“多出來的人”呢!還有……
我暫停,看著她,再說:「他老婆是不是懷孕了?因為又多了一個人!」
她先是驚訝,接著苦笑,說:「這妳也看到啦!對!他不會!因為他老婆懷孕了!」
「妳都有答案了還問我,那這是在考我囉?」故意酸她一下。又是一個苦笑。

<第三個字>
阿猛端出了一盤熱騰騰的烏魚麵,還有他特製的洋蔥湯。剛好先前那桌客人要走了,我招呼小杰先吃麵,就離座去為那桌客人結帳。
送走那桌客人,阿猛從廚房出來,接著幫我們煮咖啡。我把咖啡端過去時,小杰面前的那一大盤麵,已經所剩不多了。
「哇!又是一個浪費國家糧食的!」我有點吃驚。
「沒有啊!我都吃完啦!哪有浪費?」小杰急著解釋。
「阿猛做的麵是很好吃,可是一客的量,我都要吃兩餐才能吃完,我們怕胖,不敢多吃。可是妳這麼小的個子,又這麼瘦,竟然吃光光。吃得多又不長肉,豈不是浪費國家糧食?真是讓人嫉妒!」我開她的玩笑。
「可是……我真的很餓啊!」她用有點撒嬌的語氣說,然後回過頭,對正在整理吧台的阿猛說:
「阿猛,真的好好吃喔!我用吃光光來報答你!謝謝!」她露出一口的黑牙笑著。
阿猛咧開嘴笑:「好吃下次再來,我還有別的好料,一定讓妳吃到長肉。」
我收乾淨她的桌子,把餐具送進廚房,阿猛跟著進來,輕聲說:「妳就去招呼她吧!我洗乾淨就先走囉!應該不會再有客人了。」
「好!就算有,煮咖啡我能應付,不怕!你先走吧!」

我端著我的水杯回到小杰的桌前坐下,她喝著咖啡。
「我真是羨慕妳們這些晚上還能喝咖啡的人,我是過了下午四點就不能喝了,怕晚上睡不著,年紀大囉!」我感嘆。
「不會啦!蛤仔!妳看起來那麼年輕!」她有點討好我,我知道。
「得了吧!妳叫我阿姨是絕不吃虧的!只是就算妳叫,我也不會回應就是了!我還是不肯承認老的。」
「我可不可以再問一個字?」她說。
「好啊!」我遞給她另一張紙。
她默想了一會兒,然後寫下一個“想”字。把字轉向我,再一次推到我面前:
「我想問,我最近有沒有機會碰到另一個人,談另一場戀愛?」
我看著這個字,用我的直覺感應著。這個字被她寫得很平均,“木”“目”“心”三個字幾乎一樣大,而且筆劃相連。
「雖然妳用這個字來問,可是其實妳並不真的想換人。親愛的,妳真的以為談另一場戀愛,就能把妳從這個煎熬裡拉出來嗎?」我再一次望進她的眼裡,水漾的眼裡,又是微光一閃。她靜默沒有回答。

我把字轉向她,一樣用筆在上面畫:「妳用妳堅定的意志,想看看這段戀情到底會變成如何,妳想等他。雖然妳也想過離開他,找另一個人,可是妳這顆心是蜷著的,並沒有為迎接下一個男人打開。也不過就是想想而已,對嗎?」
她點頭,低下頭,深深嘆了口氣,然後開始說那天沒說完的故事。

 

云陽創意國際發展股份有限公司
VKING CREATIV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., Ltd.

105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二段447號5樓
5F, No. 447, Sec. 2, Bade Rd., Songshan Dist., Taipei City 105, Taiwan
TEL  +886-2-2579-8877

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