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小說-深不可測字啡屋1火-第02篇

<上一代>

其實我的故事,就像連續劇裡演的一樣,連我自己都覺得好老套。有時不免要想,到底連續劇是人寫出來的,還是人因為受到連續劇的影響,所以都照著連續劇來演。也許都有吧!愛寫的就把別人的人生寫成連續劇,愛演的就照著連續劇,演成自己的人生。

我媽是我爸的小老婆,一輩子沒結過婚。事實上,我媽應該算是我爸的三房,也就是說,我媽比小老婆還小,只能算情婦。

我爸年輕時長得很帥,家裡也很有錢。以前我阿公在高雄有很大一片地,後來政府開徵,徵掉一部份,另外的地,隨著都市開發,價值倍增。我阿公自己在做五金生意,開了一家五金行,六合夜市那一帶有一半以前都是我阿公家的。我爸是家裡唯一的男孩,上面有三個姐姐,最小的還大他十歲。全家人都寵這個么兒子寵得要命,從小就被捧在手掌心上,吃穿花用從不必費心,家裡還有佣人,隨時都有人伺候。在這樣的環境裡長大,當然是驕縱得不得了。

為了生意,爸爸二十歲那年,阿公就幫爸安排了他的婚姻,娶了一個銀行行長的女兒;可是我爸不喜歡她,所以一天到晚在外面花天酒地,後來乾脆不回家,跟一個酒家女同居了。

阿公知道後,氣得不得了,跑到酒家女工作的店裡去找人,被店裡看店的打了一頓,然後住院。我小姑姑後來找到他們住的地方,才把我爸帶回家。我爸到醫院看我阿公的時候,當然覺得很愧疚,跪在阿公的病床邊,發誓不會再去找酒家女了。阿公派人送了一筆錢給酒家女,要酒家女離開高雄,這樣就算我爸以後去找她,也不會見得到她。

那段時間我爸很乖,每天早起就先去醫院給我阿公送早餐,聊一陣子,然後到五金行去照顧生意。下午先回家一趟,再帶著我阿嬤準備好的便當,給我阿公送晚飯。看著我阿公吃飯,跟他說今天五金行裡有些什麼事、誰誰誰來找過阿公、他都怎麼處理的。阿公心情很好,所以也復原得快,兩個禮拜後就回家了。

之後,爸每天都跟阿公一起進五金行,然後再一起回家。之前那件事好像沒發生過似的,爸也好像真的忘了酒家女這個人了。在這段期間,我大哥出生,阿公高興的擺滿月酒,開流水席。整條街的鄰居都來祝賀,認不認識的都來吃喝一頓。

阿公告訴我爸,他們家的興旺壯大,就靠我爸了。言談中滿是驕傲。第二年,我二哥出生,家裡又是一陣熱鬧。只是誰也沒想到,我二哥還沒滿三個月,我爸就離家出走了。

他留了一封信給我阿公,告訴我阿公,他對家裡的責任已經做到了;兩個男孩子,以後就可以繼承我阿公的五金生意,他雖然不愛我大媽,不過還是對不起她。他跟酒家女不是逢場作戲,他們是真心相愛,所以就算阿公把他趕到天涯海角,他還是會去找到她,跟她一起生活。他沒告訴阿公會到哪裡去,酒家女離開高雄也兩年了,連阿公都不知道她在哪,根本不知道要到怎麼找。 

顯然我爸計劃了很久,他不動聲色得連我大媽每天睡在他身邊,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走的。我爸帶了一些錢,可是卻連一件衣服也沒帶。阿嬤很著急,大媽很傷心,阿公很生氣,家裡其他的人都很無措。

大姑姑請人去報社刊尋人啟事;二姑姑請台南、台中的朋友幫忙留意;小姑姑嫁到台北,所以就請小姑姑在台北找。據說,小姑姑有空就到各個酒家外面看海報,看會不會看到那個酒家女的照片或名字。

後來找到我爸的時候,已經是三年後了。我爸透過以前那家酒家的其他姐妹淘,終於打聽到酒家女人在台北,不過進了某某大舞廳,花名也改了。他離家後就一路北上,真的找到了酒家女。只是酒家女不一樣了,她不愛我爸了。她有了新的相好,還是個老外。這個老外把她養在他陽明山上的美軍宿舍裡,沒唸過幾年書的她,已經會說幾句英文了。我爸求她跟我爸走,去過他們嶄新的兩人生活,可是酒家女說,她的兩人生活已經沒有我爸了。後來老外來接酒家女回家,我爸還聽到她用甜甜的聲音叫那個老外“哈妮”!

<愛在台北>

失意的爸爸失魂落魄的在台北流浪,不甘願自己的真心換絕情(對不起,這個說法好老套,可是真的很貼切),又沒臉回高雄老家,憑著自己的初中學歷,還有在高雄五金行工作的經驗,在台北後火車站一帶的五金行,找了個店員的工作,吃住都靠老闆,還有一點點薪水。

在這裡他認識了我媽,我媽是隔壁成衣店的店員,外省人。我外公是老兵,跟著部隊到台灣來,娶了一個山地姑娘,生下我媽。所以我媽有原住民血統,五官很立體、很漂亮。可是後來我外婆跟另外一個山地人跑了,所以,我外公就成了單親爸爸,一直用他微薄的軍人薪餉,把我媽拉拔長大。我媽高職畢業後就找到了這個成衣店店員的工作。人長得漂亮,站在店裡就會有生意了。我既不像我媽、也不像我爸,我媽說我是像阿公,隔代遺傳,因為我像我小姑姑。我蠻氣這樣的隔代,沒有我媽的大眼睛,也沒有我爸的高鼻子,只有我小姑姑的雀斑。還好我有我媽的頭髮,柔軟細密,不過這也是我外公這一邊的家族遺傳。

剛開始,他們的交往很順利,也很甜蜜,附近的店家都知道他兩人在談戀愛,也覺得他們郎才女貌很相配。我媽還帶我爸回家見過我外公,我外公起初也沒反對,直到我媽懷了我,事情就不一樣了。

我媽滿心喜悅的跟我爸說,要趕快準備結婚,不然會來不及了。我爸慌了,不知道該怎麼辦,才對我媽和盤托出他的過去。我媽又氣又傷心,辭了工作回家,卻又不敢讓我外公知道。

我爸到家裡去找我媽,我外公剛好回到家,也對我媽的突然辭職覺得奇怪,就要他們兩個說清楚;不說還好,一說就把我外公氣得中風了。我爸求我媽把小孩拿掉,說他沒有離婚,不可能給我媽和小孩名份;我媽逼我爸回高雄去離婚,可是我爸說什麼也不願意回家。我媽一方面要到醫院照顧外公,一方面又害喜得厲害,一下子瘦了很多,肚子大到六個月了都還不是很明顯。我外公出院回家後,行動不方便了,嘴歪眼斜,一切大小事都要我媽照顧,我媽心力交瘁,後來也顧不上我爸,還好我爸還經常去看我媽,偶爾會拿些錢給她。我爸告訴我媽說,他現在這麼落魄,實在沒臉回去,等他成功了,他一定會回高雄去辦離婚,然後給我媽和我一個正式的名份。

可是我媽等來的卻是晴天霹靂。阿公生意上的朋友到台北來辦事,在我爸他們店裡見到我爸,覺得面熟,閒聊兩句後,知道我爸是高雄人,心裡有了底,回高雄就告訴我阿公去了;阿公和小姑姑一起到店裡去找我爸,二話不說的就把我爸帶回高雄去了。我爸跟我阿公坦承我媽的事,表明要離婚,跟我媽結婚。我阿公只答應小孩生出來可以抱回去,不過不准離婚。然後派了人一天到晚跟著我爸,怕我爸又跑掉。從此之後,我媽就沒再見過我爸了,所以我也不知道我爸長什麼樣。後來在台北的小姑姑常常來看我媽,照顧我媽,我媽生我的時候,也是小姑姑陪的。她們兩個變成很好的朋友,像姐妹一樣。不過我小姑姑也不敢違拗我阿公,沒能幫我媽嫁進他們家。

我出生後,小姑姑本來就要把我帶走,我媽堅持要讓我喝母奶,說等我滿六個月再讓她帶我回去。其實我媽已經打定主意,就算要一個人養我,也不會讓我跟她們走。也算是老天爺的安排吧,我三個月左右,外公第二次中風,進了醫院就沒有再出來了。小姑姑幫我媽處理了外公的後事,好心的小姑姑覺得我媽一個人很不放心,還建議我媽,小孩送回高雄之後,要我媽去跟她住;勸我媽,小孩送走之後,才能開始新生活,再找對象結婚。我媽嘴上虛應著,三天後就帶著我搬離開外公的眷村了。

聽故事的時候,對時間是沒有知覺的。小杰的故事說到這兒,被小寶打斷:

「兩位!外面風雨變大囉!妳們還要繼續下去嗎?」

我們同時望了望窗外,的確,風強雨急。小杰說了那麼久的故事,可是我知道她還有很多問題沒問,該走又不想走的表情,寫在她那張巴掌大的臉上。仔細看她,儘管她不是漂亮型的,可是很可愛。小小圓圓的眼睛,總是水汪汪的;鼻子雖不是高挺的那種,可是也不是真的很塌,小巧的鑲在臉的中間,很合宜;小小的嘴、紅紅的唇,所有五官在她那張不大的臉上,各自乖巧。連那些雀斑也總是生氣勃勃。我看著不忍心,告訴她:

「這樣吧!妳改天再來,第二次來,我請妳喝咖啡!測字的部份就當是今天的未完成式,下次繼續,而且

另收費,不過要拿妳接下去的故事來換,要不然一個字一百喔!」

她放心的笑了,重重的嗯了一聲。這才發現她喜歡用嗯來表示肯定。

看了手上的錶,時間已經將近九點,真的該回家了。她兩人等我再次檢查了門窗、爐火,關了店門,一起離開。小寶開車,送我回到距離不遠的家,目送她們的車離開後,心裡還在想,這些上一代的事,給這個女孩兒帶來什麼樣的影響?讓她怎麼開始自己的故事呢?

 

云陽創意國際發展股份有限公司
VKING CREATIV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., Ltd.

105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二段447號5樓
5F, No. 447, Sec. 2, Bade Rd., Songshan Dist., Taipei City 105, Taiwan
TEL  +886-2-2579-8877

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