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小說-深不可測字啡屋1火-第18篇

<玉石俱焚>

然後,日子好像就平靜了,只是平靜得讓人覺得不安。小杰、小寶、史薦文都沒有再出現在店裡,雖然掛心著小杰的狀況,卻也不好問,只是一向多事的小寶,竟也完全不出現,來向我報告一番,怎麼都覺得有些奇怪。
這天,阿猛一早來,就丟給我一份報紙;台灣的報紙我是已經完全不看了,除了政治口水、社會亂象之外,就是演藝圈無聊至極的八卦,看報紙,對我來說是一件浪費時間的事。
「你平常不是都不看報的嗎?」我問阿猛。
「偶爾會看,今天買煙的時候,就順便拿了一份,好死不死,讓我看到這一篇,妳看看。」阿猛打開報紙,翻開社會版,指著角落裡一塊小篇幅的報導要我看。

「民宅深夜突發大火 女子跳樓逃生獲救
另救出一名男子 嚴重燒傷送醫觀察中

陳怡君 林志雄/台北報導
昨天深夜,台北市民權東路一八五巷內一棟民宅三樓突然起火,119消防隊接獲通報後,迅速趕赴現場。火勢在五分鐘內完全撲滅,並無波及鄰近住宅。
據消防隊長指出,屋主在火災發生後,由三樓陽台跳樓逃生,並被一樓遮雨棚阻接,減少落地時的衝擊,由鄰居救起後送醫。而消防隊員也從火場中救出一名男子,全身嚴重燒傷,送醫觀察。全案起火原因,正由警方調查中。」
我抬眼看著阿猛,阿猛也看著我,雖然我們都不敢確定,報導裡的主角是不是我們認識的人,但是直覺感覺不對,於是開始擔心。
我試著聯絡小寶,想從她那裡得到點消息,手機卻總是沒人接,要不就是直接轉到語音信箱,留了話,一整天也沒等到小寶的回覆。忙碌分散了我們的注意力,再想起,一天已經過完了,小寶還是悄無聲息,這讓我更覺得有事發生。
第二天一早,阿猛再度帶著報紙來上班,我們二話不說就翻到社會版,想看看今天是不是有什麼後續報導。我們的目光被這樣的標題吸引:

「女友變心 談判不成求同歸於盡 
女跳樓逃生燒傷加摔傷 史姓嫌犯命危急救中 

陳怡君 林志雄/台北報導
日前在民權東路發生的民宅火警,根據警方調查,已確定是人為縱火,而兇手正是在火場中被救出的史姓男子。
根據警方透露,三十六歲的史姓男子,已婚,但因工作關係,與在民權東路租屋居住的女同事日久生情,進而演變成不倫之戀;兩人交往約三年,直到女方要求結婚生子,才知道史男已婚,同時老婆正懷有身孕。女方不願成為第三者,因此要求分手,未料史男愛到深處不願放,更變本加厲的跟蹤、騷擾女方。
日前史男攜帶汽油至女方租屋處要求談判,女方心生畏懼,以低姿態要求史男回家,妻子尚在懷孕中,應以家人為重。然而激動的史男,精神狀態已不太能控制,堅持要與女方同歸於盡,遂將汽油潑撒屋內,並緊抱女方,然後引火點燃室內傢俱。火勢順汽油的擴散迅速蔓延,女方萬分驚恐,努力掙脫史男,逃到陽台,手腳已被燒傷,逃亡無路,緊急之下,只有直接從三樓往下跳。
史男一心求死,見女方逃開後,並無逃離火場打算,當消防隊員搶進火場時,史男躺在屋內床上,全身嚴重燒傷,經送院急救,至今仍未脫離險境,恐有生命之虞。女方跳樓後,被一樓遮雨棚接住,除手腳有些許燒燙傷外,左手在著地時撞傷,有骨折現象,但無生命危險,現正住院療養中。
屋主獲知出租的房子慘遭祝融,而租屋多年的房客重傷,嫌犯更有生命危險,求償問題尚不知如何解決,只有等待司法的幫助。」
一時之間,一種揪心的痛讓我說不出一句話來。小杰從不是激烈的人,雖然夠強硬;只是沒想到,看來斯文的史薦文,竟會用這麼激烈的方式,來表達自己,為了維持他那殘破的王國,竟連命都可以不要。我對自己說過的話感到難過了,之前跟小杰說會“柴盡火熄”,卻沒想到竟真會看到,是這樣的方式,“燒”掉了這一段情啊!

<兩個母親>
想來小寶應該已經是在忙這件事了,小杰第一個會通知的應該是小寶,而不是家裡會受到大驚嚇,然後傷心不已的兩個媽。我再一次試著聯絡小寶,在響了很久很久之後,終於有人接了,是小寶沙啞的聲音,聽來是被我從睡夢中吵醒的。
「小寶!妳在睡覺,對不起!」我先道歉。
「我早上才從醫院回來,剛剛睡下去說。」一個呵欠讓她咬字很不清楚。
「對不起啦!我看到新聞了,現在可以去看她嗎?可不可以告訴我醫院病床?」我問。
「應該可以啦!XX醫院燒燙傷病房317床,在三樓。」她說:「不過她媽跟莉莉阿姨已經在那邊了。妳如果去,看看她就好,先不要跟她說什麼,她的情緒也很不穩。」
「好!我知道!那妳有看到史薦文嗎?他的狀況又怎麼樣?」我問。
「不好!是我通知他老婆的,現在他老婆也一直在醫院陪他,不過,我看是不樂觀。」她的語氣是沉重的。
「唉喲!怎麼要弄成這樣啦!好吧!妳先睡!等妳有精神再給我電話,我等一下找時間去看她。對不起喔!」掛了電話,跟阿猛商量,等午餐過後,我們可以趁晚餐前的空檔,趕到醫院去看看。
心中掛著這樣一件事,工作起來特別不耐煩,時間在感覺上也就過得更慢。好不容易,中午的客人都送走了,我和阿猛稍事清理了廚房、吧台,關上門窗,就跳上阿猛的銅管機車到醫院去。
找到小杰的病房,兩張病床的病患都在睡午覺,靠門的一張床邊,還有人趴在病床上小憩,床號顯示,小杰的病床是靠窗的那張。我們輕輕的往裡走,床上的小杰也在睡,而身旁卻不見她母親跟莉莉阿姨。我慢慢的放下剛才在路上買的水果,塑膠袋的聲音還是驚動了床上的小杰,她轉過頭來看,看到是我和阿猛,有小小的驚訝:
「妳們已經知道啦?」聲音沒什麼力氣。
「嗯!沒事!就是過來看看妳,給妳打打氣!」我看見她左手上的石膏,和露在被單外,敷著透氣藥布的兩條小腿,很是不捨:「妳好好養身體,不要多想,都過去了!」
這時候,一個中年女人走到床邊,眼裡寫滿問號,看著我和阿猛,見她臉上未施脂粉,想來應該是小杰的母親,我開口招呼:「伯母,妳好!我們是小杰的朋友,來看看她。」
「媽!他們就是我跟妳說過,在開咖啡館的朋友,葛小姐跟阿猛。」小杰接腔介紹。
「不好意思,妳們這麼忙,還讓妳們跑一趟,謝謝妳們平常對小杰的照顧。」小杰母親客氣的點頭、彎腰。
「伯母別這麼說,是小杰常來照顧我們的生意才對。」我趕忙回禮。
「不過,妳可能要暫停喝咖啡囉,多喝牛奶,多吃蘋果,不要曬太陽,皮膚才不會有疤。」阿猛這麼說。
「謝謝!謝謝!謝謝你們這麼關心,我會注意的。還有什麼要注意的嗎?」小杰母親追問。
「還有,暫時先不要吃用醬油做的菜,反正顏色重的東西,都先不要吃就對了。」
阿猛好像很內行的樣子。
「阿猛!你不要不懂裝懂啦!這些事情醫生應該有說吧?」我問小杰母親。
「是有簡單的說過,不過總是想多知道一些。謝謝你喔,阿猛先生!」身為母親,相依為命的女兒躺在病床上,當然會迫切的吸納任何對女兒有幫助的作為,我完全能夠理解她的焦急。
「叫我阿猛就好了,大家都是這樣叫的。現在可以多喝點大骨湯,海鮮類就暫時不要吃,可以多喝點蜂蜜水,蜂蜜是可以增加免疫力的,還有美白效果咧。」阿猛的廚師身份,讓他提供的方法,跑不掉都還是跟吃有關。
「伯母,那接下來妳就要辛苦了,早餐店是不是就暫時先不開呢?」我問。
「我跟她莉莉阿姨講好了,我們輪流來陪她,今天我陪白天,她就開店,打烊後再過來。」她看了看手錶說:「等一下大概就到了。然後她留下來陪她過夜,我回去睡,明天我開店,她就在這邊陪小杰,等我打烊後過來,她再回去。」她說。
「我一直要她們都回去,她們就是不肯,我自己可以的,醫院還有這麼多醫護人員。她們根本不必把自己搞得那麼累嘛!」小杰說。
「小杰,媽媽就是媽媽,她們不在這裡看著妳,怎麼能安心呢?還好有莉莉阿姨輪流,要不然更累。妳就好好養傷,盡快復原,盡快出院,妳媽她們就不會那麼累啦。」我說。
「是嘛!要不然,我回去也睡不著啊!」小杰母親顯然很高興有人替她說話。
正說著,一個美麗的中年女人走近來,儘管是在醫院,莉莉阿姨還是要保持一貫的美麗,真是不容易。雖然小杰在養傷,氣氛不宜搞笑,不過我還是忍不住要想,那莉莉阿姨晚上要不要卸妝?
「哎喲!這麼快就有人來囉?」濃重的台灣口音,莉莉阿姨顯得有些意想不到。
我和阿猛立刻打招呼,小杰母親也接腔介紹:「她們是小杰的好朋友啦!」
「伯母,阿姨,我們今天先過來看看小杰,還要回去開店,就不多打攪了,改天再找時間過來。」怕人多顯得吵,我拉著阿猛準備離開:
「小杰,妳好好休息,改天再過來看妳。加油!」
小杰母親一路送我們到病房門口,還一路道謝,讓我和阿猛都顯得不好意思。離開小杰的病房,我繞到護理站,想問問史薦文的病房,但是護理站的護士卻說沒有這個病人,我想,應該還在加護病房,和死神對抗吧?雖然他不算我的朋友,但是落到今天這樣的局面,還是不忍。

 

 

云陽創意國際發展股份有限公司
VKING CREATIV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., Ltd.

105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二段447號5樓
5F, No. 447, Sec. 2, Bade Rd., Songshan Dist., Taipei City 105, Taiwan
TEL  +886-2-2579-8877

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