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小說-深不可測字啡屋1火-第16篇

<小寶加入戰局>

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,小寶像旋風般的進到店裡,我正忙著招呼客人,小杰的麵也已經吃完了。她直衝衝的走到小杰的桌前坐下,劈頭就是責怪:
「靠!回來都不先講一聲喔!我今天要加班耶!」
「那妳等一下還要回公司嗎?」我幫別桌點完餐後,便走向她們,聽到小寶的話,趕緊追問:「那我要阿猛先做妳的晚餐,妳要吃什麼,快點!」
「靠!才不要咧!我跟他們說我有事,今天不能加!說不加就不加,拎包走人!不爽就fire我!又不是趕到那種程度,明天做不完再說。」小寶說。
「所以妳今天不用加班嘛!」小杰說。
「今天是可以不用,可是萬一不能不加咧?電話先通知一聲會死喔?」小寶繼續埋怨。
「我不就打電話給妳了嗎,我也是昨天晚上才回來的啊,今天就找妳啦,就算妳今天不能跟我碰,都還可以再找時間嘛!」小杰申辯。
「好啦!既然不加班了,妳們就坐下慢慢聊吧,小寶,那隨便吃囉?」我往廚房移動。
「好,阿猛做什麼,我就吃什麼,搭別人便車就好。」小寶答。
所謂搭便車,就是別人點的東西,阿猛做的時候,份量加多,兩人份,一次做,再分裝就好。

晚餐時分大約兩小時的忙碌,小寶當然是拷問了小杰所有事情的始末,我看她倆輕聲的說著,也就不去打攪。直到差不多吃飯的人都在喝咖啡或茶了,我和阿猛才可以坐下喘口氣。阿猛從廚房出來,端著我和他的晚餐,我們坐進吧台裡,快快的打發了自己的晚餐,我收拾了餐具進廚房洗盤子去,阿猛則為他自己煮上一杯咖啡。等我從廚房出來,阿猛已經坐在小寶旁邊,跟她們聊起來了。

還有兩桌客人沒走,我分別跟他們聊了幾句,確定他們沒有要測字,再待一會兒就會離開,我就也走向小杰身邊,加入他們的談話。

<虧欠準則>

「我只是不懂,為什麼妳不去掌握當下,非要講究未來?明明在眼前的快樂不去掌握,非要去要求未來一定會快樂,誰都不能保證妳要的未來什麼時候來,是不是一定快樂啊!」只聽小寶這麼說。
「未來只是還沒來,不管你要不要它來,它都會來,只是它怎麼來,要看我們怎麼去鋪排,如果我們不為未來做準備,那等到它來的時候,當然不會和我們想的一樣,不是早就是這樣說嗎?“要怎麼收獲,先怎麼栽”,我只是為我自己設定一個目標,並且為這個目標努力,希望能夠實現,然後“未來”才會是我們期待的,不是嗎?我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,所以為了這些去努力、去堅持。如果已經能看到,眼下的快樂繼續下去,迎來的就不會是妳要的未來,那就該盡早做調整,讓自己向目標靠近才對,不是嗎?」小杰回辯。
「可是活在當下,才是積極、正面的生活態度啊,再說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的,任何變數都會影響未來的面貌,妳再強,也強不過老天爺,還不如就是照著眼前的局勢,順順的往下走。堅強的定義,應該是當挑戰來時,知道要去面對,不逃避,然後找方法解決;而不是自己去找事情來挑戰,強迫自己每件事都逆向思考,或是逆向操作吧?」小寶又反駁。
「被妳說得我好像是獨孤求敗似的,沒事就去找人對決,非要拼出個高下。當然不是這樣,我只是比妳多一點點對別人的體貼。如果我的快樂,會讓別人不快樂,那就不叫快樂;如果我一個人快樂,會讓很多人不快樂,那到後來,最不快樂的會是我自己。快樂是可以傳遞的,我希望,我的快樂是可以讓我週遭的所有人都覺得快樂,那才是真的快樂啊!只有我一個人覺得快樂,而跟這件事相關的其它人並不快樂;或是我的親朋好友,反而要為我擔心、為我難過,我又怎麼能自私的認為這叫做快樂呢?」小杰說。
「可是,快樂本來就是很自我的事,我們不可能讓每個人都快樂啊!妳如果總是這樣想,會不會負擔太重了?對自己好一點,應該不能說叫自私吧!」阿猛這時提出了他的說法。
「我並不是只為別人想,我也是自私的,人不自私,天誅地滅,只是要有準則,道德觀可以是準則,是非觀念可以是準則,而我的準則只有一個,任何事,我都會放到一個天秤上檢測一下,這個天秤叫作“虧欠”。如果這件事,虧欠了所有的人,唯一不虧欠的是自己,那這件事就一定不能做;相反的,如果這件事對所有人都不虧欠,唯一虧欠的是自己,那這件事就一定可以做。虧欠得越多,當然就越不能做。只要不虧欠,將來就不用還,就不會因為要還而顯得理虧、顯得弱,也才能一直都是強悍、堅定的。最起碼,我是這樣想的,我不必要求別人都一定要跟我一樣,但無論如何,我不能因為眼前一時的快樂,就違背自己的原則。」

<慧星撞地球>

我聽著她們的討論,覺得非常有意思,所以並不插入我的意見,對她們兩人的說法,我覺得都沒有錯,各有各的道理,完全看各人的人生觀與生活態度。也是因為人本來就有不同的看見與領悟,所以才會有各派學說、各類團體、各種著作,世界也才會是如此多樣貌。只是小寶的理論還真是跟史薦文接近,雖然她沒有要替史薦文當說客,在她闡述自己論點的同時,似乎已經替史薦文說話了。

送走了最後一桌客人,順手就把今天的帳也結了。阿猛看看錶,十點過了,他決定退出這場辯論,回家陪女朋友。他起身去整理廚房,換我坐下和她們聊天。

「妳根本就是自相矛盾。妳以為妳自成一個太陽系,其實妳沒有那麼大的格局,不過就是個只能繞著太陽轉的行星。妳要知道,引力越強,吸引過來繞著他轉的星就越多,只不過,有的會是水星、有的會是冥王星,各有遠近。妳說妳沒有硬要別人把妳當成太陽系裡的太陽,可是妳卻不能容忍別人多幾個衛星,妳就像地球,只有一個衛星,也只能有一個衛星;木星有六十幾個衛星耶,連火星都有兩個。妳大可以不要那麼約制自己啊!」小寶好像有些曲解小杰的說法了。
「不對!小寶,小杰說的太陽系理論,不是單指狹義的愛情。妳這樣說,轉得有點硬喔!」我為小杰解釋。
「我知道啦!可是……我的意思就是……唉……我主要是要說,小杰的格局要放大啦,如果她要把人與人的關係看成是太陽系的話,那就要能容忍整個星系裡的自然生態,不要刻意去調整軌道,就順著走嘛!要不然,總有一天啦,難保不會變成慧星撞地球啦!」小寶是在硬拗,拗到掰不下去了,就草草結論。
「好,順著妳的意思說。如果不是受到其它外力的牽引,慧星的軌道也不會偏,也就不會撞地球啦!本來就不會相撞的兩顆星,因為速度、引力的改變,而造成軌道的偏離,那怕只是偏一點點,就有可能在不知多久的未來,變成慧星撞地球。所以,我現在要做的,就是調整,不能讓錯誤的改變,影響前進的軌道,不要造成慧星撞地球,玉石俱焚的狀態啊!」小杰說,當她說到玉石俱焚時,還抬眼看了我一下。

我不知道她現在的躲避是不是個好方法,是不是就能終止了她和史薦文之間的糾纏;不過很清楚的是,她知道她在做什麼,要做什麼。只是“玉石俱焚”聽來真的讓人不舒服。

這一晚的辯論,當然還是沒有輸贏,也沒有結論,我們最終還是決定放棄辯論,回家睡覺。小寶送我回家,然後就跟小杰一起回家,雖然史薦文以為小杰已經搬家,但小杰卻還是不敢確定他不會在她家樓下徘徊。相戀到最後要這樣躲躲藏藏,好像真的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。

 

云陽創意國際發展股份有限公司
VKING CREATIV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., Ltd.

105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二段447號5樓
5F, No. 447, Sec. 2, Bade Rd., Songshan Dist., Taipei City 105, Taiwan
TEL  +886-2-2579-8877

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