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小說-深不可測字啡屋1火-第11篇

<專一與劈腿>

第二天,久未出現的小寶,竟然在下班後來吃飯。
一進門就大聲的說:「那位風騷的老闆娘,快把好酒好菜都給我拿出來!老子有的是錢!」儼然一副俠客樣。
我笑著回答她:「妳以為我們這裡是龍門客棧啊?」
「當心我待會兒給妳吃人肉叉燒包!」阿猛說,然後我們都笑了。很喜歡跟小寶說笑話,她直通通、大剌剌的個性,笑聲開朗爽利,讓人一聽她笑,就跟著高興、覺得舒服。
「啊~隨便啦!餓死了,什麼都吃,人肉叉燒包也吃啦!」她一面說,一面坐下。
阿猛鑽進廚房去了,我在她對面坐下。
「昨天史豔文來找妳喔?」還沒坐定,她就問我。
「嗯?妳知道啊?他來找我挑戰!態度超機車!我蠻氣的。」我平靜的告訴她,畢竟不必跟一個不成熟的人計較,所以過了就過了,也沒什麼了。
「他要我跟妳道歉!」小寶說。
「是嗎?算他還有點基本禮儀觀念。不過要妳來跟我道歉,不覺得有點怪嗎?」我覺得有點好笑。
「他今天找過我。我是唯一知道他跟小杰事情的人,所以他也來問我知不知道小杰去哪裡,他覺得小杰應該會告訴我。」她說。
「小杰有跟妳說嗎?」我問。
「是沒有直接說啦,不過先前通電話時,她有提到過,想去高雄看看,所以我想她可能會去高雄。」
「她上次來測字的時候,我也看出來她想去高雄,不過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去了。」我說。接著又問她:「那妳有告訴史豔文嗎?」
「沒有!如果小杰不肯讓他知道,我當然就不會告訴他啦!」她回答。
「史豔文這個人沒朋友,現在整天失魂落魄,在公司裡錯誤百出,被別人逮到整他的機會。蠻慘的。看起來他是真的愛小杰。」小寶又說。
「愛小杰?那他老婆呢?愛不愛?不愛能讓老婆懷孕?」我說。
「蛤仔!妳相不相信,一個人可以同時愛上好幾個人?」小寶問我。
「我不信!如果同時愛好幾個,那一定不是真愛。」我回答。
「不一定吧!我也有過這樣的經驗耶!兩個都很愛,兩個都不想放棄,完全不能選擇,覺得選任何一個,都會對不起另一個;放掉任何一個,都會是一個很大的遺憾。」小寶也是個花心的人,會說出這樣的話,並不稀奇。
「小寶,談感情是要負責任的,不是在收集收藏品好嗎?都喜歡就都收起來。」我說:「感情有個特質,就是專一。當妳專一對待一個,對另一個就會疏忽,就會造成另一個的不滿與埋怨;妳要付出很大的心力,才能維護好一段感情,從道教的角度來看,每個跟妳談感情的,都是前世的冤親債主,妳是要還的。不是讓妳像收藏古董似的,喜歡就買回去,束之高閣,有空拿出來看一看、擦一擦。」
「有啊!我都嘛有對她們負責啊!只是一碰到節日,就很頭大,搞得自己應付不過來,累死。」小寶一派輕鬆的說。
「看吧!妳自己都說了,是應付。感情是不能應付的。應付的感情會有虧欠,將來一樣要還。」我說。
「唉喲!沒那麼嚴重吧!」她有點撒賴了。
「反正我是沒辦法理解妳們這種邏輯的,如果不能把全部都給一個人,那怎麼還能叫愛呢?如果要分,怎麼分都不會平均,誰願意分到少的那份呢?感情啊,不講孔融讓梨的。」我說。
「那妳測個字,看看他們會有什麼結果。」她興沖沖的說。
「小寶,妳又不是第一天找我測字,妳知道測字問的是自己的事,不見得能看到別人的狀況的啊!」我回答。
「試試看嘛!」她自己掏出筆,興奮的耍弄著,我也就只好拿紙,讓她這個熱心的第三者試試了。
「那問題該怎麼問呢?」她耍著筆,思考著。
「那就想……妳能不能看到好的結論,試試看吧!」我說。
「好!」於是小寶低頭默想,然後寫下一個字。
那是個“初”字。我盯著字看,企圖從她的筆劃裡,看出些暗示。
「左邊是個“衣”,右邊是個“刀”,不知道對不對喔!看來會往快刀斬亂麻的方向去。縫製衣服,一開始,一定會先裁布,裁出適當大小的布塊,才能開始拼接。所以一定要先動刀,先切割,才能有新局面。還有,妳寫的“刀”大而“衣”小,我直覺認為這顯示了一種決心,切割的決心。」我這麼說。
「有可能!我也覺得小杰是下了決心要改變些什麼。」她點頭稱是。
「不過,這也只是臆測,不見得對。」我不敢肯定。
「反正我們就等著看吧!」她下結論。

<白開水與良心>

阿猛適時地端出小寶的晚餐。饑餓讓小寶無暇他顧,大口吃起麵來。
我坐在一旁與她閒聊:「史豔文這個人真的很臭屁!不要說我在廣告圈那麼長的時間,光是說我的年紀,他也該尊重一點。可是他昨天來的那個架勢,讓我好想打人喔!要不是我修養好,真是會打他個鼻青臉腫。」
小寶笑:「妳不被他打就不錯了,還想打他。」
「喂!我是有打手的!阿猛可以幫我啊!」我想到阿猛昨天備戰的狀態。
「我是真的有準備啊!他要是敢怎麼樣,我馬上就會跳出來喔!」阿猛接話。
「他太恃才而驕了!小杰就是被他的才氣迷住了。女生都是這樣啦,對有才氣的人,沒有抵抗力。」她塞了一嘴的麵說。
「也許吧!女生看腦袋,男生看身材,男人是視覺系的。」我說。
「不一定吧!男生也喜歡有才氣的女生啊!」阿猛反駁。
「屁啦!男生都嘛看有沒有胸,才氣到後來都嘛變壓力。要不然那些胸大無腦的都可以嫁得掉,蛤仔怎麼嫁不掉?」小寶這樣說。
「喂!妳是說我不夠胸嗎?我可是恰到好處的喲!」覺得該爭點面子。
「兇兇兇!妳很兇!妳是不怒而威的那種兇啦!大家都很“尊敬”妳!」她開我玩笑。

「小杰說她不知道史豔文家在哪,她們交往了多久?也有三年了吧?照她說,去面試之後不久就開始交往,那不是差不多三年了?」我轉移話題。
「是啊!她們都嘛窩在小杰那邊,史豔文一直沒說他住哪,只知道在天母那一帶吧!怕小杰去找他啊!」小寶說。
「那他老婆知不知道小杰的存在?」我問。
「應該不知道,不知道是史豔文的老婆太放心,還是默許,反正從來沒有聽到過任何跟她有關的事,連公司的人都不知道他有老婆。」小寶吃乾抹淨,推開盤子,開始喝咖啡。
「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婚姻關係呢?只要每天有回家,在外面幹什麼都不管嗎?就這麼放心?」我真的懷疑,是什麼樣的女人,可以忍受這樣的婚姻關係呢,或者,這女人在婚姻關係裡,在乎的是什麼?又或者,這男人真的道行太高了,才能把家裡的那個馴得服服帖帖,永無二心?
「不知道,他老婆是個謎。」小寶搖頭。
「小杰走多久了?」我又問。
「算起來,差不多半個月吧!」小寶想了想。
「可憐的孩子,孤軍奮戰。」小杰真的是一個人在面對,面對上一代的感情陰影,和自己的這一場感情風暴。

小寶喝完咖啡,立刻拎起她的背包,準備走人:「明天一大早就要開會,先不聊了,忙完再來找妳,反正我今天的任務已經完成了。」
「就為了來替他道歉啊?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心?」我酸她。
「不是啊,我也好久沒見妳了,就過來看看妳,“順便”幫他說一句對不起,只是“順便”好嗎?」她趕緊強調。
「好啦!收到啦!下次來,帶女朋友一起來啊!我請她喝咖啡。」我真誠的邀請。
她在櫃台付錢,阿猛幫她結帳,她回身說:「哪一個?」然後大笑。
「隨便妳帶哪一個!就算妳帶五個來,只要妳敢跟我說她們都是妳女朋友,我就一定請她們喝。」我故意說。
「好啦!再說吧!掰啦!」她揮手走出大門。

「我問你……」把小寶用的餐具端進吧台,我問阿猛:「男人真的覺得,有老婆又有女朋友,是一種成就感?是值得炫耀的事嗎?」
「也許吧!婚姻生活過久了,真的會像一杯白開水,過去的激情,全都昇華變成親情,甚至變成責任。會需要一些新鮮的刺激,就像需要喝杯酒一樣。燒燒喉嚨、暖暖肚子。男人不是都愛炫耀自己酒量有多好嗎?大概就是那樣的味道。」他說。「當心酒喝多了,會出事的。」我真是不能茍同。
「不過也有男人是滴酒不沾的啊!像我就不行啊!我沒有辦法應付醉酒的狀況。頂多羨慕別人的酒量罷了。」阿猛立刻自清。
「你呢,只能算是有色無膽,要不然也不會羨慕別人了。」我說。
「那也好過色膽包天啊!我從來沒有劈過腿喔!都是一個結束,才有另一個。」他強調。
「好吧!把你放在有良心的那一邊。」不過我心裡仍不免要想,男人在面對誘惑的時候,良心是跟著衣服一起脫掉的。

 

云陽創意國際發展股份有限公司
VKING CREATIV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., Ltd.

105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75號4樓之1
4F.-1, No. 75, Sec. 3, Bade Rd., Songshan Dist., Taipei City 105, Taiwan (R.O.C.)
TEL  +886-2-2579-6758
FAX  +886-2-2579-8877
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