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小說-深不可測字啡屋1火-第13篇

<自私的愛>

我們是大學同學,也是班對。我是學生會會長,她是副會長;她是班代,我是副班代;我全班第一,她第二;大學四年,我們的角色不斷重覆、互換,相互競爭,也相互扶持;我們是同學、情侶、左右手,也是敵人。我們一樣的優越、一樣的驕傲。看著對方,就像照鏡子一樣,能清清楚楚看見自己。我們根本看不到在我兩之外的人,所以會愛上對方,該是因為我們都自戀;只有跟像自己的人在一起,才覺得是愛!我們都用自私的方式愛著對方,或者說,用愛自己的方式來愛對方;也就是說,我們都清楚對方的行為舉止,因為那其實是自己的行為模式,所以根本沒有能不能接受的問題。

我做廣告,她做保險;我的時間被工作綑綁,而她卻可以自由選擇工作的時間,但我們都會為對方保留一點時間,哪怕只是兩個小時,只要講好,就絕不會讓對方失望,因為我們都不喜歡失望的感覺。但是,我們也都不喜歡被約束,我們要自由,要有自己的私領域,我們同意讓對方保留一塊不被入侵的地方,不會過問。小杰是我那一塊領域裡的主角,而我太太即使知道我有另一段感情,也從不探問;相對的,在她的那塊私領域裡有什麼,我也不追究,因為我們都相信,這世界不會有比自己更好的了。

有人懷疑,你們這是什麼婚姻關係啊?可是我們相處愉快,結婚六、七年來,從沒有爭執,在兩個人相處的時間裡,我們珍惜對方、關懷對方、心疼對方;我們所組織的家庭是一個自由卻凝聚的家。現在她覺得,在她的生命過程裡,該有第三個元素了,所以決定要有小孩。她甚至告訴我,如果我沒有時間管小孩,她可以全權負責,我只要同意負責孩子生活所需的費用,並存入我們的共同戶頭就好,我同意;我們也講好,要共同存一筆錢做孩子的教育費。就這樣,我們開始另一個階段的生活方式。

我們的關係,就像卡里‧紀伯倫在先知裡說到的婚姻,“站立在一起,但不要靠得太近;因為殿宇的支柱總是彼此分立的”。我們兩人共同撐起了一個叫做“婚姻”的神殿,雖然並排站立,但卻各自獨立,我們一起承擔著共同的部分,卻也保留自己任性的、不願分享的部分。這樣的方式,我們感到舒服,我覺得我們真正實現了紀伯倫的說法:彼此相愛,但不讓愛成為束縛。

然而,遇到小杰,我看到了愛情的另一種面貌。就像獅子看見小白兔,第一次見到小杰,立刻就想把她納入自己的領域裡,把她放在自己的掌心、嘴邊;食物也好、玩具也好,重點是,“那是我的”!

我清楚感受到小杰與我太太之間兩種迥異的情感模式:我與我太太,是一種理性、平和的溫度;而與小杰,那是一種強烈的燃燒,一種讓人熔化的高溫。小杰愛的方式,是沒有自我,只有你;對一個除了自己之外,從來沒有愛過別人的我來說,那是一種至高的、被尊崇的感受。那種全然的被需要、被依賴,讓我覺得自己更像個男人;她把我放在高高的寶座上,跟我太太放我在天秤另一端的感覺是全然不同的,這讓我對她認真,前所未有的認真。

<痛才是愛>

我一方面享受與我太太這樣無拘束的自由,另一方面也追求與小杰那樣彼此綑綁的快感。我並不矛盾,我真正感到一種所謂“水火同源”的境界,是真實而自然的,一點也不造作、勉強。

對!我是自私,不必否認。我所有的考慮、想法,都只是從我的觀點來看,從沒想過小杰會怎麼想;只是我以為,我們是這麼樣的緊密契合,這麼樣地貼近彼此的心,這已經是極致了,不是嗎?我不理解,小杰還要什麼?她擁有我從沒有給過我太太的,一個因她而生的我,她還要什麼?我不知道,先前是那麼強烈的要,現在為什麼又都不要了?絕決的丟下一切,消失?我覺得心痛,絕不是因為我弄丟了一個玩具,我喪失的是一個王國。我獻出了所有的領土、獻上了我的冠冕,讓她成為我的王后,她卻丟下冠冕和這片土地,任其荒蕪,還將我關禁在囚籠裡,帶走鑰匙。她若不回來,我如何獲得釋放?她怎麼能就這樣消失,難道沒有不捨、沒有難過嗎?真的可以做到嗎?我怎能相信那曾經全然依賴我的小杰,可以這樣絕然的就把我推開了。

這也是愛嗎?究竟綑綁是愛,還是讓他自由才叫愛?佔有是愛,還是放手才叫愛?我們曾經那樣強烈的燃燒,溫度都還沒冷卻,她就硬要澆熄那火,為什麼?她明明是那麼強烈的需要我,卻怎麼可以丟掉我?我不懂!我不懂!

史薦文說到這裡,停了,一臉的惶惑。
一直沉默的我這個時候才說話:「我很想勸你些什麼,不過卻不知道怎麼說;我們對“愛”的定義看法不同,說再多也沒有用,我並不想說服你接受我的想法。」

他抬眼看了我一下,我繼續說:「我對愛情的定義還是世俗的,較一般的。我相信真正的愛情是專一的、是忠誠的;我相信在愛情裡,是容不下一粒沙的。我相信因為愛,會勇於承擔、樂於給予;責任,會是兩個人的責任,自由也是兩個人的自由,即使自私,也是考慮兩個人的自私。」我暫停,看他的反應,他默然。

「對於你和你太太的相處方式,我心裡充滿問題,但那是你的自由,我不予置評,只是不免懷疑:那真的是愛嗎?感覺上,那比較像是一種共生、互利。可是小杰不是用這種方式生活的人。有一種草本的寄生植物叫菟絲子,柔軟無毒,開白色的小花,嬌弱可愛。它們依附在大樹的樹幹上,用它們藤上的細刺,扎進樹皮裡,藉著大樹吸收的養分,供養自己的生存;硬要從樹身上拔掉,就會傷了它的刺,傷了整株草,如果讓它無所依附,它是不能生存的。生長良好的菟絲子還能拿來入藥,治療疾病。小杰就是這樣的生存方式,你懂我的意思嗎?」我輕輕的問,他點頭,無言。

晚餐客陸續來了,阿猛開始招呼客人,婷婷自動的當起了服務生,遞茶送Menu。
史薦文沉吟了一會兒,說:「謝謝妳,讓我想想,今天打擾了。妳忙吧!我先走了。」
我幫他結了帳,送他到門口:「我覺得,愛是會讓人痛的,如果你沒痛過,那也許你沒愛過。是該好好想想,想不通,歡迎你隨時來喝咖啡。」
他給了我一個苦笑,走出去了。

 

云陽創意國際發展股份有限公司
VKING CREATIV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., Ltd.

105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二段447號5樓
5F, No. 447, Sec. 2, Bade Rd., Songshan Dist., Taipei City 105, Taiwan
TEL  +886-2-2579-8877

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