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小說-深不可測字啡屋1火-第09篇

<第五個字>

坐定之後,我在小杰面前放了紙筆,一句話不說的看著她,等待她的問題。她看了我一下,低頭默想,然後寫字,也不說話。
她寫好,把紙轉向我,然後堅定的問我:「我離職好不好?」
那是個“窩”字。我若有所悟的笑了,她問我:「不好嗎?妳為什麼笑?」
「妳看這個字……」我拿起筆圈畫她的字:「在妳小小的穴居裡,藏著一個大大的旋渦,所以妳常常哭啊!所以妳想換窩啦!照我看,妳想去高雄,對嗎?想去找妳爸?」我問。
她有些驚訝:「妳怎麼看的,怎麼知道我想去高雄?」
「妳看這個窩字,暗藏了一個高在這裡,雖然還不成高,不過可以感覺得出來,妳這樣的意念。」我接著說:「現在看不出來好不好,不過一定辛苦,因為下面這個字,加個女就成女媧的“媧”,妳一個女生,到一個新的地方去開始一個新生活,就像女媧共工開天闢地一樣,如果妳熬得住,未嘗不是一件好事。」
「我知道,一定會很辛苦。可是我不是想去找我爸,我只想去偷偷看他一下。」她說:「畢竟他是一個跟我有血緣關係的人,雖然沒有感情,不過還是會好奇,他們現在是什麼狀況。而且,我不想讓我媽跟莉莉阿姨知道,我媽很怕失去我,怕到有些過火了,從小就這樣。妳知道嗎,我從沒有參加過什麼畢業旅行、露營那些活動,也不能去朋友家住,因為我媽怕我會遇到什麼意外,會不回去。」
「可是妳現在不是一個人住嗎?」我訝然而問。
「鬧了場很大的家庭革命啊!我跟我媽保證一定每個禮拜天回家看她跟莉莉阿姨,然後我把我住的地方的鑰匙給她一個備份,讓她隨時可以去我那邊,她才勉強答應。」她繼續:「其實她也瞭解,我大了,應該有自己的空間;她知道不可能一直把我栓在她身邊,她要學著放開我,所以她答應。可是我看到她緊握著我的鑰匙,像握著什麼救命仙丹的樣子,其實很不忍心。」
「現在我的鑰匙就掛在她的鑰匙鍊上,每天帶在身上,好像每天都會用到似的,可是其實,她很尊重我,還沒有自己跑來過。她要來之前都會先打電話給我,然後到公司等我,再跟我一起回去,有時住一晚,第二天我去上班,她就幫我把房子整理打掃一下,再自己鎖門回去。」
「她每次來,都會帶一堆好吃的東西來幫我加菜,所以差不多都是我很忙很忙,週末也加班,沒什麼時間回家,或者回家只能像沾醬油,吃一頓飯就走的狀況,她隔天或過兩天就會出現在我公司樓下了。」她說完微笑了一下。

我媽真辛苦,也真可憐。所以我是不會拋下我媽不管的。
我們搬回眷村後不久,眷村重建,我們在眷村附近租了一個小房子,前面是早餐店,後面就住我們母女三個。我小,也不懂,反正等眷村重建完成後,我們就搬回變成國宅的新房子。一樓,可以做店面,聽我媽說,這是老天爺照顧,讓我們抽籤抽到了,不過還是花掉了她們兩人所有的積蓄。

重建這段期間,不知道小姑姑有沒有來找過我們,只是重建之後,眷村樣貌整個不同了,就算小姑姑來找,恐怕也找不到吧!我們過了蠻長一段太平日子的。這兩個認命的女人,就一心一意的照顧著她們的早餐店點跟我。她們兩個都漂亮,當然不會沒有人追,不過她們兩個都沒有再嫁的心,不知道是對男人死心,還是對愛情死心,也許兩者一樣吧!

曾經一個杯子都不洗的莉莉阿姨,後來也會洗碗、洗鍋了,她說:好日子過過就好,不能貪心;現在的命運該洗就要洗,該做就要做,只是每天還是要化好妝才會到前面做生意。所以我家早餐店有兩個漂亮女人,一個脂粉不施,一個濃妝豔抹,很強烈的對比。到我家買早餐的人也很好笑,有很多男人,不過他們的目標都很明確,喜歡我媽的,就絕不會跟莉莉阿姨多聊兩句;喜歡莉莉阿姨的也不會多看我媽兩眼。不過不管是想追誰,她們兩個都是給盡好臉色,可是永遠追不到,我有時候還真佩服她們兩個呢!

<所謂認命>

一直到我大概大二吧,有一天下課回家,我媽很正經的把我叫到她面前問我:有沒有想過爸爸?想不想見爸爸?我說想過,不過不是那種想。我只知道我有爸爸,可是沒有感情,連對他的印象都還只有照片裡那個年輕紈絝子弟的樣子,我想的,不過也就是他現在是什麼樣子?在幹什麼?至於他有沒有想過我,想不想見我,我是一點也不在意的。

聽我這麼說後,她才告訴我說,小姑姑今天找到我們了。小姑姑是到附近辦事,來早了,就先繞過來看看,根本沒想到會找到我媽她們。她進早餐店是要吃東西的,可是她一進店就看到我媽,先是嚇一跳,後來又看到莉莉阿姨,嚇了更大一跳。我媽才嚇得手腳發軟,動彈不得,心裡想的是:小姑姑來了就會把我帶走了。她只有在那個時候才祈禱我絕對不要回家;暗自慶幸著,還好我去上學了,不在家。

小姑姑沒有說要把我帶走,只問了我們母女三人的生活狀況,她很高興我媽她們的生活還算平順,我也順利的上學、唸書。不過她對於我跟我媽姓,有很大的反應,她說,不管怎麼說我是他們廖家的骨肉,應該姓她們的廖。小姑姑說,事情過了這麼久了,我也長大了,不必去改變現在大家的生活狀態,平靜,對大家都好。我爸乖乖的跟著阿公做生意,從過去的五金,做到現在的鋼鐵,生活一直很好。我大媽後來又生了一個弟弟,不過家裡沒有女孩子,說我若回去,大家一定都會很疼我。這句話又把我媽嚇得半死。是莉莉阿姨說,在這邊有兩個媽媽疼,已經很足夠了。小姑姑後來沒有多說什麼,只說以後有空再來看我們,還要我媽放心,她不會帶其他人來找我們,要我媽不要又連夜搬走,好不容易才能再見到面,她不想又害我媽流離失所。我媽答應小姑姑,跟她說下次來,再讓她好好看看我。

那次之後到現在,小姑姑每逢過年過節就會跟我媽聯絡,問我媽有沒有休息,如果沒有,她就來看我們,如果休息,就找我們出去吃飯、逛街。她們又重拾過去的那種情誼,連莉莉阿姨也跟小姑姑變成好朋友,她們常常用台語對話,然後笑我媽聽不懂。莉莉阿姨還說,他們廖家總算還有一個好人。小姑姑也說,莉莉阿姨是好人,命運弄人,當年委屈她了。她倆人抱頭哭了一陣,就變成好朋友了。其實女人好簡單,只要妳願意跟她交心,她就會把心整個給妳。

我們出去玩,小姑姑會照相,再把相片帶回高雄去給他們看,所以高雄那邊都知道我們這邊的狀況。還曾經要小姑姑帶錢上來給我們,被莉莉阿姨退回去,她堅持我們不會再讓他們的錢換走我們的生活了,顯然她心裡對當年收的那一筆錢,有很大的陰影。小姑姑也不勉強,畢竟現在大家的生活都順順利利的,她也不想橫生枝節。

「所以妳們現在都相安無事,那不是很好嗎?」我為這段故事下了個簡短的結論:「也算是苦盡甘來吧!」
「我媽跟莉莉阿姨用“認命”兩字來演繹她們的人生,逆來順受,再苦也要頂著上;可是那是她們那一代人的方式,我不想這樣。我總覺得,認了,就是輸了。」她臉上有一抹任性。
「不是這樣的,孩子!人生在世,盡人事,順天命。我認為每件事都有它的因果,不必強求。妳盡力地做,然後順從老天爺的安排,成,就感恩;不成,必有道理,那就學習其中道理。所謂輸贏是在跟誰比呢?老天爺嗎?那不是徒手扳大樹嗎?說得文謅謅一點,就是暴虎馮河,憑妳細細的兩隻手,怎麼能扳倒一棵樹呢?徒手打老虎、光著兩隻腳就想過河,妳不覺得很傻嗎?更何況人生這回事,是一棵千年老樹,扳不倒的,反而應該要靜靜的看著它,從它身上學習長成一棵大樹的道理。」我停下來,年紀大了,忍不住要說教。只是想不到一個這麼瘦弱的女孩子,竟是這樣好強的個性:「我不說教,妳自己的路,妳自己走。接著說妳的故事吧!」她點點頭,故事繼續。

 

 

云陽創意國際發展股份有限公司
VKING CREATIV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., Ltd.

105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二段447號5樓
5F, No. 447, Sec. 2, Bade Rd., Songshan Dist., Taipei City 105, Taiwan
TEL  +886-2-2579-8877

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