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小說-深不可測字啡屋1火-第08篇

<點化>

經濟蕭條,台灣處在亞洲的邊緣,執政者的施政作為,決定了台灣的地位。經濟無力振興,官員自說自話,明顯看見台灣不再是所謂亞洲四小龍,已悄悄消失在國際舞台上很久了;在國內則失業率高居不下,消費能力低落。就算我們刻意對政治冷感,還是無法不受影響;直接的影響就是外食族的消費習慣改變,寧可吃7-11的五十元便當打發一餐,也不願意花一百元來喝杯咖啡,過去“台灣奇蹟”時期的悠閒與優渥,不復存在。好在我的咖啡還有個附加價值,可以來測個字,問問事業前途,或是感情姻緣;人都是這樣的,越是無助的時候,越要求神問卜,不管受過多高等的教育,一旦六神無主,一樣手足無措。

沒人的時候,我跟阿猛也只能閒聊。
「蛤仔!改天帶個人來給妳看看,幫我打個分數。」他有點羞澀。
「好啊!不過你自己給她打幾分先?」我問他。
「就是覺得她不錯,才想讓妳認識啊!不過她年紀比我小很多,才三十出頭。」阿猛四十好幾了,這一差差了十幾歲。
「哈!現在不都流行這樣嗎?男人的成就感,有時是建立在年輕女友身上的,顯示自己還年輕,還行!不是嗎?」所以才會有那些企業大佬,以爺爺的年紀,娶個跟孫女差不多大的老婆,媒體還要大肆報導年輕老婆懷孕的事。
「不是啦!她也離過婚,有個女兒,在前夫那邊。她爸媽年紀很大,有個弟弟又不爭氣,一天到晚惹事生非,欠債一堆。我看她這個大姐,很孝順、很盡責,為了她那個家付出很大,覺得很心疼,就很想好好照顧她。」阿猛顯露他的深情。
「可是你自己也是泥菩薩一座,錢你又沒有,連房租都很緊,怎麼照顧她?再說她弟弟的情況如果很糟,會不會變成一個無底洞或是黑洞,填不滿,甚至把你捲進一個不知未來的悲慘呢?你可以嗎?」年紀越大,想法越實際,所以戀愛的美好感覺,已經很久不來拜訪了。
「其實我也想過這些問題,不過,想那麼多也沒有用,把握現在比較好,時到時擔當,沒米再來煮蕃薯湯。」他用台語說了這麼一句俗諺。
「好吧!只要你自己清楚就好,證嚴法師說啦,歡喜做,甘願受。如果這是你的業,那你也只能好好修了。」我不給意見。
「喂!蛤仔!那妳幫我測個字看看吧?」阿猛突然想到似的。
「阿猛,如果你心中已經有了定見,就去做,照著自己的意願做。測不測字又有什麼關係?如果測字說不好,你就不做嗎?測得好,就會做得比較甘願嗎?測字不是神明指示耶!如果你不知道要怎麼做,我可以給你一些建議;既然知道,那就做吧,不要猶豫了。」我一直覺得人需要被點化,可是如果有個人直接跟你說道理,可能會覺得不耐煩、聽不進去;測字可以是個工具,透過這個有點玄的方式,再來對人進行勸說,大部份的人都會接受,如同神明指示般,誠惶誠恐的認真接受。
「啊~都這樣,幫別人測,不幫我測,大不了我付錢嘛!」他開玩笑說。
「你啊!付我錢,我也不測。再說我幫你測過那麼多字,幾時收過你的錢?」
其實曾經很猶豫,要不要用測字開店賺錢,我知道如果這是上天賜與的能力,那一定有任務相隨;如果我的任務是要用這個工具,給有緣的人一些指引、一些建議,我欣然而為。開店之前,幫人測字從不收費,頂多請我吃一餐,現在要不是為了生活,實在不該這麼做,所以,我更是對自己說的話謹慎小心,當然還要回報以一杯香濃的好咖啡,自我安慰的認為,這樣才對老天爺沒有虧欠。

<閒聊廣告圈>

「小杰又好久沒來了喔?」他說。
「廣告人!沒辦法!大概又忙加班了吧!我們算是脫離苦海囉!」回想過去的忙碌,對比現在的狀況,真的輕鬆太多了。
「對啊!不過如果現在還有廣告公司找妳,妳要不要回去?」他問我。
「不想了。我覺得離開了這麼久,別說不習慣一個公司制度,就算要回去,也回不去了吧?刀都鈍了。」
我過去是文案,阿猛是美術設計,我們倆人可以搭配出不錯的作品,不過現在,我們最好的作品,就是這間咖啡屋了。
「也不一定,現在年輕一代的廣告人,基本功夫都不夠紮實,光有一些不切實際的空想,自以為是創意,其實差得遠咧!客戶不接受就罵客戶不懂!不尊重創意!」他抱怨。
我笑了:「阿猛,我們以前也是這樣的耶!說不定老一輩的廣告人,也是這樣看我們的呢!」話雖這麼說,不過我也有一代不如一代的感慨,年輕一代的廣告人,已然喪失了對廣告的熱情,看重的只是廣告人虛榮的光環,頂著廣告公司的大招牌,自以為高人一等,其實越來越不用功;以為自己的創意都是世界第一等,不能接受評比,所以出了台灣,被取代率極高,連一向追著台灣跑的大陸廣告人,現在也倒過來,看不起台灣的廣告人了。因為台灣經濟景氣不振,廣告環境大幅萎縮,廣告人大量往中國大陸遷徙,卻不再居高位、任要職,不但不能再享有高薪,還要跟當地竄起的新生代廣告菁英大比拼,拼不過的就只好給人當手腳了。經歷過香港、北京、美西灣區的廣告市場,我真的有這樣的感覺,台灣的廣告人,被寵壞了,所以不能受挫,一旦受挫,錯的都是別人,都是別人對不起他,缺少自省的能力。

聊著聊著,有客到,又近晚餐,會有一波客人陸續到來。我們起身招呼,然後分頭忙碌。直到九點過後,廚房的工作才停下來,阿猛在吧台煮咖啡,我則跟一桌客人聊著,她們測過字了,還在期待我多給一些“神明指示”。

有人推門進來,是小杰,可憐的孩子,看來又瘦了一些。阿猛幫我先招呼了她:
「小杰!好久不見耶!在忙喔?」
「嗯!又要忙比稿了!現在好慘,要不斷出去找客戶比稿,要不然公司都快要沒生意了,客戶預算越縮越小,都只有店頭製作物可以做,再這樣下去,我們公司說不定很快就要裁員了。」她說。
「以前好的時候,我老闆還說過,沒有千萬預算不比稿,現在一張平面稿,預算三百萬也搶著比了。」
「唉!時機不好,沒辦法囉!妳們也只能跟公司共體時艱啦!」阿猛說。
「我們老闆做人那麼差,誰想跟他共體時艱啊?不過就是為了一份薪水罷了!」小杰搖頭,接著又說:「阿猛,要不然我來幫你們當服務生好了。」
「謝謝啦!我們倆個都快做不下去了,哪有能力再請服務生;要不然,妳來這邊坐我的位子,我去坐妳的位子,我以前也是AD啊!」阿猛打趣。
「你去坐我的位子沒問題,我沒辦法做坐你的位子啊!我不會煮義大利麵,只能煮泡麵,深不可測要賣泡麵嗎?」她笑。
「妳問蛤仔啊!她如果要賣泡麵,妳就可以來了,她才是老闆!」她倆人看了我一下,我還沒結束。
「我先弄東西給妳吃,妳等一下再跟她聊,要吃什麼?」阿猛把Menu遞給小杰。
「原來你以前是AD,所以這個Menu是你弄的囉!我就跟小寶說過,你們家的Menu很漂亮,難怪,原來是深藏不露的阿猛的傑作。」小杰翻看著Menu,用廣告人的角度看。
「那當然,自己的店當然要更用心啊!所以妳沒發現我三番兩次的拿給妳看啊?就是要妳誇獎我一下啊!」阿猛開著玩笑。
「水!真水!阿猛讚!」小杰立刻用台語誇獎,阿猛笑開了嘴,小杰也笑,氣氛輕鬆。阿猛進廚房去弄小杰的晚餐,小杰在吧台前喝著她的咖啡,除了廚房裡小小的爐火轟轟,整個店裡只有我說話的聲音,不知道小杰是不是也在聽我給別人的勸告與建議。

終於這桌客人聽完了我的大道理,打道回府了。我順手收掉她們的杯子,走進吧台清洗,小杰的麵也吃得差不多了。
「嗯!很乖!今天有把麵吃完!」我稱讚她:「妳好像又瘦了喔。」
「真的嗎?我沒感覺耶!餓了就吃,不餓就不吃。」她說。
「我們以前,越忙越胖,因為加班都會吃很多零嘴啊,宵夜什麼的,還有,喝很多可樂。加三天班,胖兩公斤。」我說。
「有啦,我們也會,只是我沒有吃零嘴的習慣,頂多就是回家煮一碗泡麵當宵夜。不過有時候真的太累了,沒力氣煮,就直接睡覺了。我覺得對我來說,睡覺比吃東西重要。」難怪要瘦,不吃東西,能量都燒光了。
我煮咖啡,阿猛整理好廚房出來,跟我們打招呼:「那妳們就慢慢聊,我差不多要回去囉!」已經快十點了,不會有客人要吃飯了。
「一樣,出去幫我把門帶上。」我叮嚀。
「阿猛掰!小心騎車!」小杰甜甜地跟阿猛揮手。
只剩我跟小杰了。
「蛤仔!妳會不會覺得我很煩啊?纏著妳、跟妳說我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?」她眼裡有很多期待,我怎麼好讓她失望?而且能多拉一個人往好處想,就要多拉一個,這是我的任務。
「放心吧!我呢,說好聽一點,是資源回收中心,難聽一點,就是垃圾場。專門讓妳們這些人來倒垃圾的。讓妳們沉重地來,輕鬆地走,我有我的消化管道,不用擔心,老天爺在幫我。」我指一指天,告訴她:「而且,妳們要付錢的呢!我也要吃飯啊!」
「嗯!」習慣性的回答方式。
「走吧!我們去那邊坐。」我端著她的咖啡,她拎著她的包和小外套,我們又習慣似地移到靠窗的桌前。深秋,天漸漸涼了。

 

 

 

云陽創意國際發展股份有限公司
VKING CREATIV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., Ltd.

105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75號4樓之1
4F.-1, No. 75, Sec. 3, Bade Rd., Songshan Dist., Taipei City 105, Taiwan (R.O.C.)
TEL  +886-2-2579-6758
FAX  +886-2-2579-8877
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