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小說-深不可測字啡屋1火-第06篇

<朋友? 陌路?>

第二天早上十點,我準時開店。阿猛煮著我們倆人的醒神湯---早上第一杯咖啡。
「妳們昨天聊到幾點?」他問。
「十二點過了。」我答。醒神湯還沒喝,還沒有真正醒過來的感覺。
「我看這個小女生好像有很大的問題,臉上的笑容總讓我有故作堅強的感覺。」別看阿猛一副綠林大盜的長相,其實心思很細。
「喲呵!想不到你阿猛這麼觀察入微!」我故意糗他。
「喂!拜託!我看人很準的好不好!」他不服氣。
「對啦!很會看人,看到老婆都不要你了!」他離婚了,理由是他從不知道她要的是什麼。
「啊~那不一樣啦!」他悻悻然。
「開你玩笑的啦!她出國回來了嗎?」一個喜歡待在廚房裡的男人,應該是夠體貼的,只是在不對的時間,遇到不對的人吧!前妻後來出國唸書去了。
「明年二月吧!說會回來過年,當然不是跟我過啦。她交了新男友,順便要帶回來見她家人。」他有些低落。
「她連這個也跟你說啊?」我問。
「離婚後我們反而變成好朋友,我也不覺得這樣不好啊!說不定我們本來就只能做朋友的,硬要結個婚,到後來還是要做回朋友。」他們離婚後倒真的是一直保持聯絡,雖然他們沒有小孩,沒有牽絆。
「我就不行!不是情人,就是陌路。所以我所有的前任男友,都不知道在哪裡、在做什麼,分手就不聯絡了。我沒有辦法像朋友一樣裝做若無其事。」腦海裡閃過幾個人的臉。
「妳太執著了!妳給別人那麼多建議,其實妳自己還不是一堆問題。」
「我是看太多,太通透了!天底下的愛情故事千篇一律,劇情都差不多,只是對白不同而已。」我說。
「女人啊!不要太聰明,男人會怕的。」他這樣說。
「那是男人太懦弱、太膽小,怕責任、怕承擔。」我這樣說。
「妳這樣的女人太強了啦,男人掌握不住,會有壓力的,妳才會到現在都嫁不掉。」他這樣說。
「所以我要找個比我強的啊!」我這樣說。
「很難啦!妳要收斂一點啦!」他這樣說。
「為什麼男人總要求女人軟弱,卻不要求自己強硬?然後再來責怪女人的弱小、依賴、沒有用?」我問他。
「不會啊,我們很硬的!」他為這句話上了一點顏色,然後鬼鬼的笑了。
「少來了!」我笑斥。
正閒聊,有人推門進來,是小杰。
「咦?妳怎麼來了,不去上班啊?」我有些訝異。
「不想去,乾脆請病假。」她在吧台前坐下,笑著對阿猛說:「阿猛早!我可不可以要一杯很濃的咖啡?」
「那有什麼問題,馬上好。」阿猛給了我一個眼色。
我看著小杰的臉,眼皮有些浮腫,想來昨晚回去哭了一夜。
阿猛把咖啡擺在她面前,順便把Menu也遞給她:
「看看中午想吃什麼,我幫妳弄,保證給妳好心情。」其實我知道,阿猛的意思是我該收她錢了,不能一直請客,我也就不好表示什麼了。遞Menu給她是讓她看價錢。
「那我要紅酒蛤蜊麵。」她把Menu遞還給阿猛,說:「到蛤仔的店,當然要吃蛤仔囉。」
阿猛笑著對我說:「蛤仔,她吃定妳了!」
「我這個老蛤仔,也要她啃得動才行啊!」明明不好笑,可是我們都笑了,可見有多不自然。
「我再去買一些蛤仔,好像不太夠,妳們慢慢聊吧!」瞧!多細心的阿猛,我們的蛤蜊明明就夠,他只是找藉口離開,讓我們有機會獨處。
「等一下回來就弄給妳吃。」拎著他的安全帽,阿猛出門了。
「我們去那邊坐吧!」各自端著自己的咖啡,我們再次坐到靠窗的桌邊。

<第四個字>

「還要測字嗎?」我問。
「可以嗎?」她問。
「來吧!送妳一個字。」給她紙和筆。
一樣,她低頭如求神般的默想,然後寫下一個“找”字,接著把紙推向我。
我看著這個字,她強勁的筆觸,左邊的“扌”小,右邊的“戈”大。抬頭看她。
「我去找他老婆,好不好?」她怯怯的問。
我嘆氣,兩手蓋在那張紙上:「孩子,先不去看這個字,光是用一般的腦袋想,妳去找她有用嗎?妳用什麼立場去找她?第三者找大老婆談判?她沒有對不起妳耶,她自己也是個受害者,妳要她怎麼樣?離婚成全妳們嗎?她知不知道有妳這個人的存在都還是個問題。而且,問題根本不在她,在那個男人的身上。是他騙了妳跟他老婆。」我一口氣說完,她卻低頭不作聲。
「好!我們再來看這個字。」我把紙轉向她,拿起筆開始解釋:
「這個字,左邊是手,右邊是戈,戈是什麼?是兵器。手持兵器,大動干戈。妳去找她當然不會是好事。一場爭吵?大打出手?妳會不會打架?夠不夠潑辣?對一個孕婦下不下得了手?真的打一架,就能搶來她的男人嗎?搶來的比較有成就感嗎?」我一連串的問題丟給她:「其實,妳不會去找她,因為那不是妳會做的事,這個“找”字加一劃成“我”,像我卻不是我,所以妳儘管這麼想,可是妳不會去找她的。不過,我勸妳,連想都不要想,於事無補,徒然自苦。」
「蛤仔,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!只是不知道還能怎麼辦,我不想像我媽跟莉莉阿姨一樣,認了這個命。」她終於在我面前哭了出來。
阿猛悄悄從外面進來,給了我一個鬼臉,輕手輕腳的進廚房去了。
「我真的很想去求她老婆,求她把他讓給我,我真的很愛他,不想就這麼放棄掉。如果要打,我會讓她打,只要她願意退出,可是我連他住哪裡都不知道……」
又是一個笨女生,男人從一開始就存心欺騙,連住的地方都沒讓她知道,她還能這麼死心塌地。我離座去給她拿面紙,不再說話,讓她哭吧!
她哭了一會兒,漸漸平靜,擦乾臉上的淚,擤乾淨鼻子,抬頭深呼吸。阿猛剛好也把麵做好了端出來。
「吃麵!吃麵!不要想了,會消化不良喔!」阿猛故作輕鬆,要打散凝結的空氣。
「好!妳先吃麵,待會兒再聊。」有客人進來了,我離座招呼。

這時候來的客人,多是附近的上班族,來享受阿猛的手藝,通常不會要求測字,測字要時間,還要趕回去上班的人,是不能靜心測字的。我跟阿猛忙著應付這一波的午餐客,偶爾經過小杰桌前的時候,看她一條一條麵條挑著吃,很沒食慾的樣子;吃一口,嚼半天,看著窗外出神,我由她,沒有打擾。

直到忙完,已經快兩點了,只剩一桌還在喝咖啡,我才又踱回小杰面前,看著她吃了兩個小時還沒吃完的麵:
「沒吃完喔!阿猛會傷心喔!真的浪費國家糧食囉!」
「吃不下!眼睛好澀!很累,昨晚幾乎沒睡,睡不著。」她攪著那盤麵。
「不要勉強了!我收走,再幫妳煮杯咖啡,好不好?」語帶安慰。她又嗯了一聲。

又是一杯香濃的咖啡,她喝了一口咖啡,抬臉問我:
「我的事妳應該猜也猜得差不多了,還要繼續聽我的故事嗎?」
「當然聽啊!猜的跟實際情形不一定一樣啊!來!說吧!小杰說故事時間,開始!」於是她用她那口標準國語,輕柔的繼續說故事。

 

云陽創意國際發展股份有限公司
VKING CREATIV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., Ltd.

105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75號4樓之1
4F.-1, No. 75, Sec. 3, Bade Rd., Songshan Dist., Taipei City 105, Taiwan (R.O.C.)
TEL  +886-2-2579-6758
FAX  +886-2-2579-8877
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