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警告

JUser: :_load: 無法以ID值載入會員:928

文 陳伯義

2004年底,黃建亮老師帶我到水交社,回味他記憶裡的牛肉麵,就是這碗厚重香辣的味道,開啟了一趟未曾停止的廢墟探索。當時,在老鄧的周圍都已是人去樓空的廢棄眷村,黃老師領著我穿行於短牆矮屋裡,看著他的眼睛漲大數倍,我知道這裡是個四處皆圖的攝影祕境,直至光線漸暗,快門跟不上呼吸節拍,才有點不情願地離開。那一夜,老師專注又冷靜的面孔使我陷入深深的疑惑,廢墟真有那麼有趣?還是眷村真的如此迷人?幾天後,我按捺不住,決心自己闖。那是個寒流過境的早晨,偌大的社區空無一人。我循著幾天前的路跡前行,先是看到光影與質感,爾後發現空間和結構,最後一只桃紅女鞋令我入迷。這氣質出眾之物,主人究竟為何,我細細察看屋裡遺留的線索,始終沒有答案,但,彷彿跌入一則尋人啟事,原來吸引我的是廢墟前世今生。

2005年起,從拍攝廢墟裡的遺留而著手全臺廢棄眷村的探訪。起初,拍照的工作比較像是學術研究的資料收集,將踏勘的內容分成遺留物的文化比較,以及眷村的空間形態觀察。然而這些假設很快地遇上麻煩,廢墟現場自有其說故事的能力,預設的觀察方式往往不能套用。在個人攝影的執行面也有幾個問題,包含缺乏彩色攝影的創作經驗,使得照片宛如黑白照片上色;以及廢墟裡的光線反差過大造成暗部的細節不容易被閱讀;最後則是微光中的作業,讓以往只熟悉抓拍作業的我在廢墟中窒礙難行。經過數個月的摸索,我放棄原先的計畫,讓採集現場的影像來告訴我故事,並整理其可發展的脈絡,於是產生物件劇場的雛形。在表現法上的改善則嘗試各種擺拍與打光的方法,解決了廣角攝影的變形,以及掌握了明亮且鉅細靡遺的光質。

這個期間拍攝了臺南與中壢的眷村,後來在暑假,我拍攝嘉義志航里與復興里時遇上好幾戶滿是物件的房子。為何四散著信箋、照片、證書與獎狀?什麼是有價?什麼又是無價?思索且聆聽遺留下來物件的密語,讓我不禁想拼湊出這戶人家的生活。於是我把攝影框取自現場的概念進一步延伸到裝置現場,我將屋裡遺留的物品裝置成更明確的物件劇場,在這些裝置遺留裡有考古的理性與擺設的感性。然而這樣的創作卻被黃建亮老師提醒著幾個問題,爾後我在紅毛港的拍攝過程中體悟出這兩者都包藏我感知上的缺陷,前者需要詳實的田野調查,後者則需要裝置的物體經驗。

2006年初,我回到拍攝廢墟的起點──臺南水交社,此時廢棄的水交社已經被環保局清理的空無一物,物件通通缺席,只留下空屋。我放慢腳步閒適的踩踏著曾走過的地方,穿越每個空蕩蕩的房間,光影交會的牆面與地上。我注意到廢墟訴說的另一個故事—「痕跡」,原來物件換個方式在舞台演出。我看到了印痕,我看到了堆疊的灰塵,多美多豐富的劇情,也漸漸清楚老師的提醒。

後來到了紅毛港,我把這一年半的踏勘經驗轉化成更實際的行動,「遺留」的物件劇場、「層跡」的歷史印記、「窗景」的﹂地誌描繪,創作方向依序的展開。

十一年回首追尋廢墟的旅程裡,我看到了文明的崩解、價值的錯亂、以及頹廢的美麗與哀愁,我希望你在遊歷這些逝去的老地方,都可以聽見裡頭老靈魂讚頌祂們的過去

Copyright © V333.com.tw All Rights Reserved.

给本項目評分
(0 得票數)

云陽創意國際發展股份有限公司
VKING CREATIV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., Ltd.

105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75號4樓之1
4F-1, No.75, Sec.3, Bade Rd., Taipei City, Taiwan 105
TEL  +886-2-2579-6758
FAX  +886-2-2579-8877
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