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郁秀 國家音樂廳跨年音樂會巨星

到國家音樂廳倒數跨年,已成為許多民眾的選擇。2016年最後的跨年夜陳郁秀重返舞台,魅力與號召力都很大,音樂界老中青的親友鐵粉外,企業、藝文界許多重量級人士,都專程到國家音樂廳,為陳郁秀重登古典音樂舞台而共襄善舉,用力喝彩。
今年67歲的陳郁秀,昨晚打扮典雅。一襲新訂做深藍底亮彩及地長禮服,梳理工整的大波浪捲髮,高雅大方的珠寶胸飾,展現她低調奢華的資深音樂人氣質。
也許是脫離音樂演出舞台太久了,征戰無數的枱面女強人,彷彿也有「近舞台情怯」的時候。昨晚除了,走上台之初,正眼微笑面對觀眾外,陳郁秀昨晚在彈奏過程中,沒有和台下觀眾「眼神交會」,看得出陳郁秀的忐忑情緒。

跨年時節,選擇光輝燦爛,又厚重多變化的貝多芬《第5號皇帝協奏曲》,頗具份量。但對久違舞台的陳郁秀來說,需要很大勇氣,一來,必須保持與大樂團的搭配,速度默契缺一不可。他們之間,有時輕聲唱和對話,有時厲聲火暴對抗,若即若離之間,全靠功力與經驗。陳郁秀手型不算大,但運指靈巧,歷練又豐富,因此在速度的掌控,力度的捏拿,以及音色變化⋯,都如魚得水,展現資深音樂人不怕挑戰的勇氣與意志力,整體表現,可圈可點,倍受肯定。

陳郁秀目前擔任公視與華視董事會,作息忙碌不堪,近日又幫攝影家謝春德在台北當代館策劃大型展覽,披星戴月,簡直疲於奔命,大家十分驚訝她怎麼還有時間體力練琴?還能練回靈活的十指神功?40分鐘的一首大曲子,娓娓細訴中,層次分明,音樂動聽。果然薑是老的辣。
中場休息時,陳郁秀來不及換裝,立即走到休息走廊區,招呼到國家音樂廳聆賞的老朋友們。舞台下大家相見歡,開心不已,擁抱的擁抱,拍照的拍照,大家爭相讚美她的詮釋力道,更肯定她回歸音樂專業的勇氣與堅持。
今年的跨年音樂會,安排得非常緊湊而豐富,特別是增加觀眾票選的熱門曲目,更饒富趣味性。
首先,音樂會以大家耳熟能詳的莫札特《費加洛婚禮》開場,如歌似樂,旋律十分動人。年節演出,NSO樂手盛裝出席,剛剛赴美、加巡演、載譽歸來的團員們,更具榮譽感與凝聚力,昨晚演出,士氣高昂,各樂手都很投入,看得出大家希望不斷精進樂藝,創造典範。

巴哈《布蘭登堡協奏曲》第3號,也是常被演出的熟悉曲子。由10名弦樂手,外加大鍵琴手,合奏起來,古意盎然,絲絲入扣,展現18世紀初巴洛克風華,古樸中見神韻。
接著又是觀眾票選的《波麗露》(Boléro)舞曲。這是創作於1928年,法國作曲家拉威爾的最後一部舞曲作品。從開始的低聲撥奏,漸入佳境,到最後全團瘋狂,熱情洋溢,為跨年節慶,增添喜悅氣息。
馬勒《第2交響曲復活》書寫著馬勒滿腹音樂詩歌與生死真理。仿效貝多芬《快樂頌》,馬勒在該作品中,首度嘗試把人聲帶入交響曲中。馬勒音樂,一向糾結,交響詩《葬禮》意境外,他更以神來之筆的高度,把《復活》讚美詩也一起入樂。衣著鮮豔的女高音林玲慧,以及巧露香肩的次女高音翁若珮,還有龐大台北愛樂合唱團員,在樂團與管風琴帶領下,高聲頌詠宗教榮光,期待雨過天晴,企求平靜與幸福,讓聖靈充塞人生路。
音樂會近尾聲,跨年倒數也在即,「10、9、8⋯⋯⋯」,銀幕跳躍著跨年步伐。煞那間,氣球暴彩,掌聲雷動,氣氛爆翻天。

「日出光照台灣,賜福到永遠⋯!」則是作曲家金希文《日出台灣》的精髓,也是昨晚整場音樂會的精彩安可曲。夾雜著揮別過去,喜迎未來,全場以台語聲調,高聲吟詠,期待來年新氣象,更鼓勵大家不卑不亢,「疼惜台灣」、「天佑台灣」⋯!
又是一個感動難忘的音樂跨年會。恭喜NSO愈戰愈勇,也為寶刀未老的陳郁秀,勇於回歸音樂專業,找回早年音樂靈魂與舞台,實在令人讚嘆!

資料來源:白鷺鷥文教基金會

给本項目評分
(0 得票數)

云陽創意國際發展股份有限公司
VKING CREATIV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., Ltd.

105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75號4樓之1
4F-1, No.75, Sec.3, Bade Rd., Taipei City, Taiwan 105
TEL  +886-2-2579-6758
FAX  +886-2-2579-8877
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