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警告

JUser: :_load: 無法以ID值載入會員:929

輕小說-深不可測字啡屋1火-第05篇

<相遇>

三年多前,我去DBS應徵AAD(Associate Art Director—副美術指導),第一次見到他,一個充滿才氣、自負、卻笑容滿面的男生。他是copy baseCD(文案出身的Creative Director—創意指導),跟他面試的時候,不知道為什麼,我好緊張,可是卻一直盯著他的眼睛看。我立刻喜歡上他的笑容,他問我的任何問題,我一個都不記得,也不知道自己都怎麼回答的。面試之後出了那個公司大門,我懊惱得不得了,覺得應該沒機會了;一種“啊!好可惜!”的情緒油然而生。

三天後,我接到他的電話,通知我準備上班。我高興極了,在電話這頭笑得好開心,我老實告訴他,我以為會是“回家等消息,從此沒消息”的那種狀況,他跟我開玩笑說:「我們公司什麼人都有,不過沒有長雀斑的,妳是因為那些獨一無二的雀斑,才可以到我們公司的喔!」

我一向不喜歡我臉上的這些雀斑,可是因為他的話,我開始感謝我的雀斑,我知道他在注意我。

那天之後,我準備離開原先的公司,忙著把手上的工作做到一個段落,把公司裡的私人物品搬回家;每天都好忙,可是我好開心,他的笑容和聲音,一直在我腦海裡盤旋,我意識到這有些不妥,可是我縱容自己,享受這樣的快樂。

上班後,我發現他也會沒事就來找我,表面上是來關心一下我這個剛到職的人,會不會有什麼問題,哪裡不習慣等等,可是我有一種感覺,他只是想來看我一下。一個禮拜後,我們接到比稿,整組人開始如火如荼的忙碌。加班做稿子的時候,他還會帶著飲料點心來慰勞我們,小寶就是那時候跟我同組的同事,她看在眼裡說:「小杰,史豔文以前都不會對我們這麼好耶,一定是因為妳,妳看,妳來之後我們就有點心吃了。」

他叫史薦文,公司裡的人都叫他史豔文,也人有背地裡叫他史賤人,他的自負的確為他樹敵不少,不過因為他真的有料,所以還沒有人扳得倒他。
我雖然嘴巴上不承認是這種情況,不過心裡卻真的有這種感覺,他帶東西來給我們吃,不是因為我們加班,他是來看我的;跟我們聊兩句,丟幾個眼神給我,我真的覺得他在追我。
有一次小寶問我:「小杰,我看史豔文要追妳,妳是不是也很喜歡他?」
「不要亂說,人家又沒怎樣。」我嘴上這麼說,心裡卻不這麼想。
「可是,他以前都不太會來看稿子,都是我們做好拿去給他看,現在他幾乎天天都要來關心一下稿子做得怎麼樣,這也太明顯了吧?」
「還有啊,對我們就用鼻孔看人,對妳就有說有笑。這樣還不夠嗎?」小寶語氣裡有點吃醋的感覺。
「不會吧!我不覺得他對我有什麼特別啊!」我悻悻的說。
「那是因為妳一進來,他就這樣對妳,妳當然不覺得特別啦,可是我們從沒有接受過這樣的對待喔!」小寶還是不死心。
「可是,他這樣的人,有才氣,又長得不難看,說不定女朋友大把咧!」我想藉機問一下。
「欸?這就不清楚了,我們從來沒看過他有女朋友來找過他,也沒聽他說過女朋友的事,任何什麼重要的節日,也從沒看他準備什麼禮物要送人的。還有啊,像我們這樣一天到晚加班的,他就算有女朋友,也早就散了吧!」她說得輕鬆,我可是聽得很緊張,她說完了,我也鬆了一口氣,那表示我應該有可為,是嗎?

<苦難的開始>
比稿日的前一天晚上,我們熬夜做稿,做到四點多,總算準備好了所有東西,各自回家休息,中午以前要回公司,下午三點提案。其他人騎車的騎車、開車的開車,只有我要叫計程車,他問我住哪,我說在民權東路,他說順路,可以送我。

我的作息時間跟我媽她們差太多,為了不吵她們,她們也不會吵到我,所以我自己在民權東路靠松山機場那邊租了一個小套房。車到我家樓下,他停車,我道了謝就下車,繞過車頭走到靠他這一邊的大門前,正打算揮手跟他道別,他卻下了車,我還沒開口,他已經將我緊緊抱住,我嚇一跳,還沒來得及說話,他吻了我。
之後他放開我,退後一步,靠在他的車門上,似乎在等我的反應,我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他看著我微笑說:「本來應該要跟妳上去的,不過明天還有大事,應該說是今天了,下班後等我。」轉身進入沒熄火的車,不等我說話,他已經開走了。

我聽到自己誇張的心跳聲,每一響都敲得我耳膜脹痛。這是我期待的嗎?嘴裡泛起一陣甜味,好想大聲叫一下。如果不是清晨五點左右,整條巷子都還沒醒,我一定不會攔住心裡的那一句:YES
回到自己的房間,根本靜不下來,躺在床上、閉著眼睛,還一直在回味剛才的那一吻。天亮了,樓下開始有車來往、有人聲、有麻雀叫,迷迷糊糊的好像睡著了;突然又被什麼聲音驚醒,看看時間,九點多了,天早已大亮。我起來給自己沖了一杯咖啡,換了套衣服,決定還是去公司吧。

小杰說到這裡又停了,她看我,然後說:「我的苦難就從這裡開始了,不過今天實在太晚了,我過兩天再來找妳好了。」
我想她可能是要整理一下,要怎麼告訴我她本來不想讓人知道的事,所以就不勉強她。
「還好妳住的離這裡不遠,那妳怎麼回去呢?要不要我幫妳叫車?」我準備去拿電話,她卻攔住我:
「不用、不用,這裡離我住的地方真的蠻近的,我想走回去!」
「好吧!那妳等我一下,我們一起走出去,巷子裡比較黑,我陪妳走到外面大馬路。」
她幫我把她的杯子送來吧台水槽,我把我倆人的杯子洗好,巡了一遍窗跟爐火,拿起我的包,鎖門離開。

午夜十二點過了,巷子裡安靜得只聽到我們倆鞋跟和地面撞擊的聲音。我們靜靜地走到了馬路邊,在分開之前,我告訴她:
「其實,不要勉強。妳如果不想說,就不要說了;如果說了會痛,又何必再痛一次呢?」
她看著我,路燈在她眼裡閃著光,是強忍的淚吧!她說:「想到都會痛,可是我不想再讓這種痛一直切割我了。也許這是一個釋放的過程,是一個讓自己跨過這個痛的儀式,我要說,不過讓我想一想怎麼說。」
「加油!想喝咖啡隨時來找我。」我輕輕拍拍她的肩膀。她嗯了一聲,沒有說再見,在眼淚流出來之前,轉身跨過馬路。
我看著她瘦小的身軀,覺得心疼。她停在對面的馬路邊,回過身來跟我揮手,才又轉身走開。我也邁步往家的方向走去,台北的夜跟我的心情一樣,沉沉的。

给本項目評分
(0 得票數)

云陽創意國際發展股份有限公司
VKING CREATIV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., Ltd.

105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75號4樓之1
4F-1, No.75, Sec.3, Bade Rd., Taipei City, Taiwan 105
TEL  +886-2-2579-6758
FAX  +886-2-2579-8877
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